記得剛認識巴嘴克時, 我們走在路上他對我最耳提面命的一句

話就是:

    { 人行道這麼寬, 你一定要走在馬路中間嗎? }

 

每次八嘴克說了這句話我才驚覺, 哇塞! 我就走在路中間的白色分

割線旁ㄝ, 後來我們走在路上, 我一定都被迫靠人行道內側, 巴嘴

克走外側, 因為他覺得我走在路上太危險了. 去年底我跟巴嘴克和

徽仔去逛台北, 在街道上走著走著巴嘴克忽然很驚訝的跳起來, 原

來是他第一次在台灣看到人行道, 他高興到一直照相留念.

 

   這是西班牙人眼中的台灣...沒有人行道.

   這是台灣人眼中的西班牙...對人行道視而不見.

 

   這回回台灣和媽媽散步才真正發覺, 原來我們真的一直走在大

馬路上, 一條馬路上要開店, 要走人, 要騎腳踏車, 要騎機車, 開

車, 還要停車 難怪感覺那麼繁忙, 也難怪到了西班牙我會不自覺

得走到大馬路上. 在西班牙, 處處都是人行道, 即使巷子窄到只能

過一輛車, 他還是硬要在路旁造出一條幾乎無法雙腳併攏踏在上

面的人行道, 記得有一回, Guapaling還走人行道走到放棄投降,

因為實在給它有夠窄.  好極端的人行道.

創作者介紹

西班牙時間

guapa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